• 基层官员话年关:迎来送往没了 工作压力重了
  • 发布时间:2018-09-16 15:52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丙申猴年春节是八项规定发布后的第四个春节。这个年怎么过,从茫然到谨慎,再到习以为常,不少基层官员已经淡定许多。

      “马上就到春节了,迎来送往的没了,但工作的压力重了。”在厉行反腐的山西省,一名贫困县的乡长今年年关“过得与往年不一般”。

      要是在四年前,这位王姓乡长节前得去各个部门转一转,“人情往来并不好把握,累是一方面,关键是一笔不小的支出。”2013年以前,光是买土特产,王乡长每个春节都有万把块钱的开支。

      “现在不必了。”王乡长说,十八大后各项规矩严了起来,县里的领导明确表示,逢年过节期间,不是正常工作“尽量少来办公室”。

      从2012年底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开始,对基层官员的约束更加细致,涵盖了“舌尖”到“车轮”、办公用房到贺卡等方方面面。

      猴年春节将至,中纪委继续紧盯年节假期,提倡节俭文明过节,抵制赌博、封建迷信、铺张浪费、大操大办、炫富攀比等不良习气,表示要“对不收手不知止、顶风违纪的有多少就处理多少”。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还开设专区,欢迎广大网友举报元旦春节期间的“四风”问题,并在春节前对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点名道姓通报曝光。

      “八项规定和反‘四风’等措施出台后,团拜会都取消了。”在广西南宁广园社区工作了15年的严剑琳说。巡查党员干部出入高档会所、公车私用等问题是她的另一份工作,“没想到几年间风气会有这么大的改善”。

      在春节期间顶风送礼自然就更少了。“一则不敢送,二则不想送,就算你想送,也怕给收礼人带来麻烦。”王乡长说,现在形成了都不送的氛围,“大家都轻松”。

      “轻松”也是重庆巫溪县文峰镇“纠风办”主任袁太平的节前感受,虽然工作依旧紧凑忙碌:他和两个同事开着一辆两侧挂标语、车顶安喇叭的面包车走街串巷,忙着给返乡人员发放不办“无事酒”的倡议书。

      巫溪是国家重点扶助的贫困县,民间却盛行办“无事酒”。所谓“无事酒”,就是找个理由摆酒,找个借口收钱,连母猪下崽也要办酒。“礼尚往来”,却成为不少农民无法承受之重。

      今年36岁的袁太平相当长时间内都是“冤大头”。作为文峰镇原武装部部长,他一年的工资还不够送份子钱:“我一年要送出去四五万元,每年要参加200余次酒席,关系一般的送200元,关系好的送500元。”

      正是因为想把这些年送出去的份子钱找回来,袁太平2014年初因违规操办“乔迁宴”被免职,名字还上了中纪委的通报名单。这让他非常“臊皮”(方言,意为丢脸)。直到镇里领导找上门来,请他现身说法担任镇上新成立的纠风办主任,专门整治“无事酒”,通过净化党风进而改善民风。

      袁太平说,经过近两年的整治,大操大办的风气得到了扭转。除红白喜事外,无事办酒的基本没有了,老百姓的反映特别好。今年元旦,镇里组织人员巡查饭店,没有发现一起“无事酒”。

      文峰镇风气有了转变,作为纠风办主任的袁太平还得闲干起了扶贫开发工作。中国有7000多万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在今后5年时间里要实现全部脱贫,任务十分紧迫,需要像袁太平和王乡长这样的基层官员付出更大的努力。

      腊月二十三,在中国北方是传统的小年。这天上午,王乡长接待了三拨来反映生活困难的群众。

      “先记录下来,再去核实是否真的有困难,需要的就帮着办理一些补助。”王乡长当天下午就去了村里,将油、面和一些现金发放给困难群众。

      整个乡政府50个人,一多半都扎在各自分包的村子里。“以前春节前半个月乡政府就没剩几个人了,安排人值班也是有人接电话就行。”王乡长说,这种情况在两年前一去不复返了。

      去年,山西省专项治理庸政、懒政、怠政和不作为问题,问责处理1222人。

      “现在规定上班时间必须在岗,家在县城的乡政府工作人员晚上都住在办公室,周一来,周五回,节假日专人值班。”春节排班表上,王乡长值的是大年初一,“现在谁值班,谁带班,排得一清二楚,没人敢不来”。

      “以前完成简单考核指标就行了,现在更多地需要考虑困难百姓脱贫、奔小康问题。”王乡长说,项目从哪来,资金从哪来,是养牛还是养羊,都不是说说就完了的,都得靠硬东西。(记者陈君 孙亮全 牟旭 陈舒 唐荣桂)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