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人”副县长以权敛财 女儿出国成索贿借口(图)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15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毗邻海南省城——海口市的澄迈县,有个颇有名气的诗人副县长黄照良,此人是海南省著名少数民族诗人,还是海南省作协四届理事。按常理而言,“诗歌是净化人们心灵的语言,而诗人便是人们心灵的救赎者。”不过,有着诗人、副县长双重身份的黄照良,心灵非但没有得以净化,而且,他在喜欢作诗的同时,更对权力上瘾,更喜欢以权敛财。在任副县长的8年里,先后为约20人谋取利益,与他人共同受贿34万元,单独受贿共计人民币344.58万元,美元1万元,港币10万元。

      此案由屯昌县检察院立案侦查,移送海南省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并向法院提起公诉。之后,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经审理,以受贿罪判处黄照良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40万元。

      2015年10月26日,黄照良经历服刑前教育后,被投入海口监狱接受改造。2016年3月中旬的一天,笔者来到办案机关,听办案检察官讲述了黄照良受贿案的详情。

      暗箱操作,克扣油补共分赃

      2006年12月至2014年4月,黄照良由海南琼中县副县长调任澄迈县副县长一职,到了2011年3月,他升任正处级副县长,分管农、林、水务、海洋渔业、国土资源、环保等工作,且负责跟踪澄迈县若干重点工程项目。

      2006年以来,国家出台了渔船柴油补贴政策,然而,就是这样的惠民政策,却成了黄照良之流眼中的“唐僧肉”。

      时任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王大文供述,县里乘昌渔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梁某告诉他,2006年时,县渔业局将渔船柴油补贴直接发放到乘昌公司,公司却以种种名目扣留了船主油补费,引起船主不满,过了很长时间才平息了事态。为此,梁某建议为渔船船主直接领取2007年的船油补贴,并许诺船主们愿给予10%的好处费。

      王大文闻听大喜,不过没有立即答应梁某的要求。沉思片刻后问梁:“假如照你说的船油补贴费直补给船主,谁来操作,按10%的好处费,大约能有多少钱?”“30多名船主,大概能收到30多万元,至于谁来操作,我办就行。这样做既是船主的意愿,也不会让你们白忙乎,您就一百个放心。”

      这一问一答,王大文心中有了底。于是,很快答应了梁某的要求,并说此事还需县领导同意。几天后,王大文将此情况向主管此事的副县长黄照良作了详细汇报,当汇报船主自愿给手续费时,只见黄副县长点头默认。

      2007年初,县政府专门出台了分配、发放船油补贴方案,将补贴直接发放到船主个人。2008年春节前,梁某在盛唐大酒店,通知了30多名船主前来开会领取船油补贴,会上王大文明确表示,要按全额补贴的10%的比例给予有关领导感谢费,船主们都表示同意。

      翌日上午8时,30多名船主来到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办理了领取补贴费手续。当晚,按照事前约定,王大文叫来其妹妹及妹夫协助收取船主承诺的10%的感谢费。不一会儿,就全部收齐了这笔感谢费,王大文粗略估算是34万元,他给了梁某6.8万元。

      临近春节的前一天晚上,王大文自己留了14.2万元,将13万元现金及蓝带洋酒和几条中华牌香烟装了两个袋子,驱车来到黄照良家里,面带喜色地对黄副县长说:“船油补贴的事情已经办妥了,乘昌渔业公司的船主们都很高兴,给了一点差旅费。”王大文边说边将两个袋子放在大厅角落里。

      案发后,那位乘昌渔业公司姓梁的工作人员被另案处理,身为澄迈县海洋与渔业局副局长的王大文单独或伙同他人收受贿赂37万元,已经在2015年3月,被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官商相投,财源不断滚滚来

      随着侦查取证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行贿人的陆续归案,黄照良受贿案的脉络逐渐清晰起来。

      审讯工作随即展开,全程同步录音录像系统也随即跟进。在证据面前,黄照良不仅供述了检察机关已掌握的犯罪事实,还供述了检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犯罪事实。据办案人员介绍,黄照良从主管县里的国土资源及工程项目建设后,便与一些工程公司及个体老板关系很快密切起来。

      个体工程队老板徐日佳通过朋友结识了黄照良,几顿酒肉进肚,便成了好友。后来,在黄副县长的关照下,徐日佳先后拿到了澄迈县老城中学教学楼工程、松涛灌渠美亭水库干渠续建工程等5个工程。在这些工程项目招标投标、工程款拨付等环节上均是一路绿灯。从2007年春节到2012年4月间,徐日佳先后18次送给黄照良好处费79万元。

      澄迈县永发镇有个村支部书记曾令飞,也是包工头,在黄照良的关照下,承建了一些水利和教育系统的工程项目,曾令飞在逢年过节前先后27次“孝敬”了黄照良76万元。

      黄照良在一次喝酒时认识了曾令长,几次推杯换盏后,关系如同哥儿们一般。不久后,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大戏又上演了。

      在黄照良的帮助下,挂靠在海南石琼建筑公司名下的曾令长,承建了澄迈县白莲西干渠节水配套改造工程、名山田洋农田整治工程等多个工程。让曾令长始料不及的是,他所拿到的这些工程项目不但在工程招标上得心应手,而且在工程拨款、验收上也是一帆风顺。这一切的一切,只有曾令长心中明白,这都是先后18次送给黄照良32万元金钱所发挥的作用。

      统计显示,黄照良收受贿款最疯狂的时期是在刚担任副县长的前几年。办案人员针对黄照良的交代,一方面对其供述涉及的一笔笔贿款进行分析,并传唤行贿人逐一印证,以固定其受贿犯罪的证据,以防涉案人员将来翻供。

      玩权弄术,寻机索贿百余万

      黄照良被逮捕后,县里有老干部议论,黄副县长是有能力的,为创立澄迈县农业品牌作出过贡献。但是,此人太贪,县里的不少工程都是与他关系好的工程队老板们承建,别人插不进去,老干部劝说也没有用。

      2007年初,新华达白莲鹅产销专业合作社法人代表罗海平,在澄迈县开展白莲鹅养殖业务,并在产品推介、企业发展等事项上得到了黄照良的支持。黄照良曾主持澄迈县政府会议,专门研究打造白莲鹅品牌。尽管黄照良费了不少心思,发展壮大罗海平的合作社,可罗始终认为在合作社盈利的同时,也会给澄迈县带来经济利益,却忘记了对黄副县长“表示”的事。

      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罗海平的手机响了,电话是黄照良打来的,“罗总啊,大女儿在北京上大学,要回家过年,家里有些困难,你看着办吧。”没等罗回话,电话便挂了。罗反复思量后觉得,既然领导开口要钱了,之前也帮了不少忙,以后还离不开这位县太爷的关照,都怪自己不懂人情事理,缺乏感恩之心。当日下午,罗海平将8万元送给黄照良。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