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南一官员预感要落马想拍全家福 称自己单位最大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15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2015年9月后,肖地楚就开始“如坐针毡”。

      他听到湖南省纪委对其进行调查的“风声”,预感到这次恐怕“躲不过去了”。一天,突然对妻子说,叫上兄弟姐妹,大家一起拍张全家福,留个纪念吧。妻子不理解,说:又不是过年过节,拍什么全家福,过段时间再说吧。不久之后,他就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一人不廉,全家不圆。肖地楚的腐化堕落,给自己酿了一杯人生苦酒,也给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

      这位以“精明”著称的贪官,“落马”前是湖南省郴州市的“风云人物”——他从乡镇长做起,一步一个脚印,一直做到苏仙区委书记,在区委书记任上就解决了副厅级待遇,后来还被提拔为湘南学院党委书记(正厅级),自诩为:“在苏仙区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相信也会后无来者。”

      “落马”后,人们发现,“精明”背后原来节操丧尽。他党性淡薄,信念垮塌,视纪律如儿戏,是政治上的“糊涂人”。

      党性淡薄,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肖地楚家境贫寒,自称“祖辈无官,门庭薄祚”,父母省吃俭用,咬牙送其兄妹上学。其母每天三点便起床劳作,干起活来没日没夜,远近皆知。

      肖地楚对早年的拮据生活记忆深刻,他发奋学习,跳出“农门”,先后在郴州地委党校、郴州地委宣传部工作,很快脱颖而出。1981年7月,21岁的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知子莫若母。眼看肖地楚一步步成长起来,其母又欣慰又担心,她深知肖地楚心高气傲,反复告诫:“心事不要大,平安就是福;三条大路,要走中间;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呀,少惹是非。”肖地楚不以为意,憋着劲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他自称工作上信奉三句话:“千道理万道理发展是硬道理;有本事没本事摆得平就是本事;有办法没办法解放思想就有办法。”为人处世,以“摆平”为能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肖地楚这种行事风格在上世纪90年代初,相关制度尚不健全的情况下,确实对推进工作起到一定作用,使其逐渐有了“能干事”之名。他自己也沾沾自喜,逐渐养成工作好“打擦边球”、遇事喜欢“变通办理”的习惯。久而久之,即便制度已很完备,他仍然“本色”不改,不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放在眼里。

      2013年,湘南学院举办建校十周年庆典活动。相关部门反复要求遵规守纪、勤俭节约。肖地楚则认为,校庆办得寒碜,脸往哪儿搁?索性玩起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把戏,经他提议和拍板,校庆活动顶风违纪,在高档酒店接待来宾,并大规模发放纪念品,造成不良影响。

      2015年,肖地楚听到省纪委对其进行调查的“风声”,不但没有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反而对抗组织审查,意图“摆平”此事,严重违反政治纪律。

      他一方面到处托人打听消息,千方百计地找人“协调”;另一方面同亲人、老板统一口径,订立攻守同盟,转移贪腐所得,妄图瞒天过海。他交代妻子赶紧转移财产:“收拾一下,不要放家里!”火急火燎地让弟弟和老板串供,不时询问:“这个事情,你们对好没有?”

      心中无党,再多的“精明”都是雕虫小技。肖地楚“上蹿下跳”,自以为没有摆不平的事儿,反而加速了自己的毁灭。他不把党的纪律和规矩放在眼里,自掘坟墓,自己把自己带进了沟里,教训深刻。

      我行我素,视组织纪律如儿戏

      肖地楚为人刚愎自用,视权力为自己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

      他在湘南学院一手遮天,不把其他班子成员放在眼里。他的一名班子成员告诉记者,一次,一名教授申请出差,按照相关制度,由校长予以批准,没有知会肖地楚。这本是校长职权范围内的事,不料,肖地楚得知后勃然大怒,把该教授叫到办公室,一字一句地说:天上只有一个太阳,没有两个太阳!该教授出差的事情就此作罢。

      湘南学院多名干部表示,肖地楚行事霸道,听不进不同意见,破坏民主集中制。

      他将心腹、财务处长史美洁(因严重违纪已“落马”)提拔为学院党委委员,又不顾别人反对,安排史美洁分管财务,让史美洁“自己分管自己”,为其严重违纪提供便利。

      湘南学院兴建国际学术交流中心,预算是2200万元,但建设期间,肖地楚不经相关程序,随意进行工程变更,扩建了一处高档娱乐健身场所,美其名曰用于“接待院士”,结果超预算1950余万元。

      肖地楚从苏仙区委书记调至湘南学院后,虽然被提拔为正厅级,但职称只是中级,他一开始并不在意。一次出差,他与其他高校党委书记交流,发现别人名片上都印着博导、专家等一串头衔,只有自己名片上“是一个光秃秃的党委书记”,顿时觉得很没面子,连说话都感觉低人一等。

      出差回来,他即以“工作需要”为名,开始谋求提升职称。学校经过讨论,同意其申报副高职称,并以副高进行推荐和公示。不料,肖地楚有“更高的追求”,他决定亲自出马“摆平”此事。

      他带人到长沙找关系,经过一番“运作”,得到可以申报正高职称的回复后,回到学校和下属弄虚作假、骗取职称——

      在上报的评审资料中,将省级刊物上发表的论文作为国家级论文上报,将待发表的论文作为已发表的论文上报,将以单位名义发表的文章把自己作为第一作者上报,将其他人申报的科研课题把自己作为排第一的主要参与人上报。

      经过一番“努力”,2012年9月,他终于“如愿以偿”,骗得正高职称。

      不仅如此,肖地楚还欺骗组织,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他在担任县处级干部以后,就安排妻子有针对性地隐匿财产,要求“存款不要太多,房产以亲友的名义持有”。在填写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时,对其出资购买、登记在亲属名下的五处房产和三间商铺隐瞒不报;对其妻投资典当行、小水电站的情况,也未如实报告。

      没有组织纪律性,为所欲为,必然要栽跟头。肖地楚把湘南学院当成自己的“专属领地”,说一不二,是名副其实的“一霸手”。当时,从组织身份上看,他还是党的人,但从思想和行动上考察,他早已背离党的性质宗旨,与党离心离德,怎么能不出问题?

      私欲膨胀,管不住自己也管不住亲朋

      执纪人员告诉记者,肖地楚的落马,从不矜细行开始,他从政早年即和一些老板称兄道弟,把收受红包当常事。

      2006年,郴州系列腐败案案发。当时,执纪人员核实过肖地楚收受红包礼金的问题,他如惊弓之鸟,主动退了一些钱,行为有所收敛。但过了一段时间,眼见“风头”似乎过去,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红包”照收,“礼金”照拿,党的十八大后依然不收敛、不收手。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