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底广东落马副省长:曾高调在东莞扫黄又称不要太过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18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东莞政商人士曾为刘志庚老家援建项目,“陂宁文化广场”落款处仍写着“刘志庚题”

      日前闭幕的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经表决免去刘志庚广东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职务;而在今年春节前即2月4日,刘志庚被中纪委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底,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广东后,就收到诸多关于刘志庚在东莞任上涉嫌违纪违法的举报材料,被指是东莞色情产业的“保护伞”。2014年2月,东莞掀起举国瞩目的“扫黄”运动,即与有关部门从外围着手调查刘志庚在东莞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关。

      在实地调查采访中,记者获悉刘志庚亲属刘某为嫁女儿,曾在东莞市政府大楼随意派发请柬;其还在东莞常平火车站附近开办夜总会,纵容黄赌毒恶象,时有擦枪走火,打架斗殴事件发生;刘志庚任内还发生年轻女子吸毒暴毙夜总会事件,被指夜场经营者为其亲戚。对此,有分析人士称,刘志庚是被其亲属拖下了水。

      红人受益

      东莞政商人士巴结讨好 纷纷援建刘志庚老家

      2月27日傍晚,落日的余晖飘洒在梅州市兴宁市坭陂镇陂宁村文化广场上。刚刚吃过晚饭的李老伯和老伴在此处散步,瞧着村委会对面那幢大门紧闭、三层高的小洋楼,窃窃私语道,“今天的报纸上刊登着刘志庚被免去广东省副省长职务的消息,而这幢刘志庚亲属刘某住的洋楼也貌似关了好久,不见有人居住。”

      就在该幢楼紧挨鱼塘的这一边,是一个半开放式的戏台,廊檐上镶着“陂宁文化广场”六个大字,落款处为“刘志庚题”;碑志上详细记录着“该广场占地8188平方米,承蒙东莞市石碣镇斥资叁佰伍拾万元兴建。”落款处为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

      除了文化广场,迎面的陂宁卫生站也镌刻着“东莞市南城区胜利社区捐建”的字样;而紧靠卫生站的陂宁学校四个字落款处为“刘志庚题”。

      对此,村民刘强(化名)告诉法晚记者,“这些都是刘志庚主政东莞时,东莞政商两界的一些人士为了获取利益,巴结讨好刘志庚而为其老家援建的项目。”

      据兴宁市政府的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至2011年间,时任东莞市石碣镇党委书记的刘始团曾多次率团前往兴宁市考察,支持和落实时任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的“腾笼换鸟”政策,与经济欠发达的兴宁市共建产业转移工业园,将石碣镇的部分工业产业搬迁到兴宁市,斥资兴建的同时,也提供技术上的支持。

      就此,东莞政界一位人士向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表示,“刘始团正是靠着如何揣摩上级领导心思,会办事办大事,讨其欢心而上位的。就在2011年7月份,刘始团获提拔,被任命为东莞市委副秘书长,成了刘志庚身边的红人。但是好景不长,2011年11月份刘志庚升任为广东省副省长,赴省城广州任职。刘始团自此失去‘保护伞’,于次年9月份被东莞市纪委以涉嫌违纪违法继而调查。”

      成“摇钱树”

      亲属嫁女儿 市政府大楼里见人就发请柬

      和刘始团一样,刘志庚亲属刘某将其看成了“摇钱树”,利用其在东莞的权威影响力,明目张胆地做起了非法生意。

      “就在刘志庚主政东莞时期,刘某嫁女儿,竟然在东莞市政府大楼里见人就派发请柬,邀请其参加女儿婚礼。顾忌到大领导刘志庚的颜面,部分公务员默默地收下了请柬。”东莞市一位资深媒体人向记者如此透露道。其还称刘某在东莞常平火车站附近开办夜总会,纵容黄赌毒乱象;夜场内时有擦枪走火,打架斗殴事件发生,给当地治安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苦于刘某是刘志庚的亲属,常平镇公安机关领导深知此夜场很难被追责,故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任由其胡作非为。

      “刘志庚和刘某两人感情很好。刘某胆子大,人很精明,也很高调。他喜欢打着刘志庚的旗号,借着刘氏宗亲的名义搞明为公益、实为中饱私囊的各类慈善募捐活动。”陂宁村70岁的退休工人刘飞(化名)向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如是说。

      “性都正名”  主政期间色情服务泛滥  高调扫黄又称“不要太过分”

      刘志庚主政东莞期间,东莞“性都”之名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为寻找客源,手机“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务场所铺天盖地的发出,手机用户只要一进入东莞地界,便会收到此短信。有媒体报道称,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东莞视察的中央领导收到了色情行业的短信,颇为气愤。中央综治委、公安部随即要求东莞整治涉黄问题。

      对此,在同年3月12日,时任东莞市卫生局副局长的金行中在卫生监督工作会上说,“桑拿短信经常发到中央领导、省市领导的手机中,再这样下去,我要被追究责任,你们也跑不了。”4天后,东莞市召开桑拿整治大会,近200名桑拿老板到场。东莞市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再次强调,“绝对不能发送手机招嫖短信和派发涉黄宣传材料,招嫖短信惹了很大的祸,一定要注意。”

      而在随即进行的全市“曝光”行动中,刘志庚一方面表现的高调,强调东莞决不能给外界以“黄色地带”的印象;但同时他也表示,“扫黄不能矫枉过正,各镇要把握好度。市里不希望到镇里去查,镇里自己搞定,你(镇街)不要太过分,不要扫荡式每家都去查。”

      在多年后的今天,记者在东莞打车时,仍有的士司机聊起刘志庚的这段扫黄史时,不屑一顾地说,“他那纯粹是做样子给上面与外界看的。当时我们开出租车的,载小姐送嫖客忙得不可开交。每天晚上都能比现在多赚200多元。那些从广州、深圳过来的客人,还有浓妆艳抹、珠光宝气的小姐一点不在乎打车费。上车都不用打表,起步价就是20元,说给就给,毫不吝啬。”

      “来东莞前就说比较黄  来了之后就都不这么说了”

      诚如该的士司机所说,不管是在东城,抑或是南城,厚街、常平、万江,色情服务在当时的东莞各镇区几乎遍地开花,且一度盛传的莞式服务SO评价体系更是深入人心。   对此,刘志庚曾坦言,“很多妻子在丈夫去东莞出差时都会担心,这是外界对东莞的误解。我们接触了很多高层、中层和基层的朋友,他们在来东莞前就说东莞比较黄,但是来了之后,就都不这么说了。”此言一出,让刘志庚从此背上“性都正名者”之名,如同打了死结的包袱,想挣脱却也挣脱不了。

      值得注意的是,黄赌毒从来就是“难兄难弟”,粘在一起密不可分。就在2011年春节返乡途中,26岁的长春籍女子尹某被男友倪某拉到东莞东城区贵族王朝夜总会吸食冰毒,导致其暴毙于夜总会包房内。在事发夜总会没有独立工商登记,属于转承包项目,找不到经营负责人得不到妥善解决的情况下,尹某母亲王兰(化名)奔走全国二十多个城市,以切身之痛做禁毒宣传的同时,也为女儿营造舆论氛围,引起社会关注。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