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贪官监狱生活:优越感犹存 喜欢被称呼入狱前官衔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31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记者探秘落马官员铁窗生活:最思念最依恋家人 担心身体日夜勤练太极操

      他们曾手握大权炙手可热,却因贪字沦为阶下囚徒。

      高墙内,他们看到随地吐痰不洗澡的狱友,也会“看不惯”;面对繁重的体力劳动,他们会心生排斥,托家人找关系期望“特殊照顾”;他们虽身陷囹圄,但仍好面子渴望被尊重,最不愿听到“贪官”这一称号;“以前在位时手机响个不停”,落马后却鲜有下属探望,一些狱内贪官感慨还是亲情最宝贵……

      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官员们,落马后能适应高墙内的生活吗?他们在里面有没有“特殊待遇”?带着疑问,记者近日走进广东集中关押职务犯的阳江监狱采访,试图揭开这个特殊群体的神秘面纱。

      文、图/记者章程 通讯员尹华飞、阚淼

      职务犯平均年龄52岁

      阳江监狱,是广东集中收押职务犯的六个监狱之一。2013年8月,阳江监狱开始设立职务犯分监区,至今共有200多名职务犯被集中收押于此。他们之中,绝大多数曾是科级以上干部,也不乏厅级干部。据统计,关押于此的职务犯落马前为处级以上干部的有50多名,处级以下的有100多名。

      这些职务犯入狱时的罪名七成以上都是受贿罪,此外贪污罪占29%,挪用公款占11%。

      相比其他类型的罪犯,职务犯的年龄普遍较大,平均年龄52岁,最大的75岁,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占到42%,还有数人被判无期徒刑甚至死缓。

      在狱中优越感犹存

      “不少职务犯刚入狱时还会有官本位思想。”阳江监狱监狱长黄跃群介绍,他们的自尊心很强,虽然犯罪入狱身份变了,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依然存在,喜欢其他罪犯称呼他们入狱前的头衔,渴望得到狱警的尊重和监狱领导的关照,希望能给他们面子。

      据阳江监狱六监区监区长杨建南回忆,对于向狱警报告时要蹲下的规定他们就很“不爽”。有一次,监狱对职务犯召开座谈会,一名曾是处级干部的职务犯当场就质问狱警:“为什么我们要蹲下?”

      2013年以前,职务犯还没有被集中收押,他们被分散在各个监区,有的还和杀人犯、抢劫犯同住一个监舍,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这类犯人,不屑与他们为伍,如果看到其他犯人有随地吐痰或者有常年不洗澡等习惯,他们也会心生嫌弃,有的会当众指出对方不该这样。

      200名多职务犯

      仅5人入狱后离婚

      “过去面对的是掌声和鲜花,一下变成了阶下囚才知道亲情最为宝贵。”61岁的湛江市某局原局长陈某感慨地说,入狱后他清楚明白了“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只有家人”。陈某说,他服刑已有1年半时间,但这段日子鲜有昔日下属前来探望他,“以前在位时手机响个不停,约见面吃饭的还要排队”,现在不再是他们的领导了,不能再帮他们忙了,“态度完全不一样了。”

      陈某如今最渴望的就是“早日出去见到家人,和他们团聚”。

      “职务犯们对家人感情最为强烈。”阳江监狱六监区监区长杨建南表示,在各类犯人中,职务犯们最思念、依恋家人,他们入狱后与家人关系破裂的也很少。经统计, 200多名职务犯中仅有5人在入狱后离婚,这比其他类型犯人要低。

      心理:有的因落差大刑期长想自杀

      按照监狱规定,服刑人员都要进行劳动改造,职务犯也不例外。但干起繁重复杂的劳动来,职务犯们大多都心生排斥。

      阳江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温锦环说,一些职务犯的亲属因为担心他们在监狱里干活会受苦,为此想方设法“托门路”、“走关系”,期望得到“特殊关照”,帮他们换岗位、换工种,但服刑人员的工种安排都有相关规定,不能随便调换,这无疑给监狱管理和执法带来了较大影响。

      不光是怕干劳动,身份转变产生的心理落差也是不少职务犯很难越过的一道坎。阳江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温锦环告诉记者,相比其他犯人,职务犯的总体心理健康水平偏低,他们原本身居高位要职,处处被人尊敬,入狱后身败名裂,无疑会产生很强烈的失落感,他们常常陷入无助、孤独、痛苦的焦虑情绪中,加上职务犯刑期漫长,有的甚至有轻生念头。

      温锦环举例说,一名曾任广东省某行政机关处长的职务犯就是这样,因为要坐20年牢,刚入狱时他就非常悲观,总想着要自杀。

      衣食住行:职务犯们没有特殊优待

      但在监狱里,这些职务犯与其他犯人一样,吃住方面没有特别待遇。

      记者在职务犯监舍里看到,他们住的是12人一间的集体监舍,分上下铺硬板床,一人一个铺位,每人只允许有一个透明塑料箱放东西,不允许有多余杂物,厕所和冲凉的地方全都在监舍内,且间隔都是透明的,站在监舍门口就能一览无余。

      在伙食方面,职务犯吃的饭菜全都是由犯人伙房按全监狱统一标准配餐,绝对不允许亲属为他们送熟食。

      虽然这些职务犯们很渴望见到家人,但监狱并没有为此特别安排他们多点与家人会见的机会。与其他犯人一样,职务犯们每月只能和家人见一次面,而且双方只能隔着厚重的玻璃通过电话交谈。

      “特殊之处”:劳作车间充满着文化气息

      “如果有不同,也是在教育改造的方法上有所区别。”阳江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温锦环边说边将记者带到职务犯干活的工作车间。

      记者看到,偌大的工作车间里,几百名职务犯都在埋头干着手上的细活,如果发现有狱警走近身边,他们会本能地起立报告,待狱警指示后再坐下继续干活,每个动作都小心谨慎。

      记者发现,区别与其他犯人的工作场所,职务犯的劳作车间充满着文化气息,车间里一半以上的面积是文化活动区,职务犯在这可以进行工间操,还可以练习书法绘画,墙壁上还开设有文化交流宣传专栏,张贴着职务犯自己书写的名言警句、书画作品还有优秀家书。

      除去劳动日,职务犯们在周末也有机会进行文化交流。据了解,监狱特为职务犯建立了书画组、合唱团、太极队、民乐队兴趣小组,让他们在周末可以定期开展文化活动。

      典型个案

      落马官员黄某:

      能抱儿子“最幸福”

      17日下午,恰逢职务犯监区开放日,现场,一对母子引起了记者注意。他们早早站立在会见场地外张望着,儿子大约十七岁的年纪,“这个孩子我记得,他一直盼着摸一摸父亲的手。”阳江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温锦环介绍,孩子名叫小林(化名),他父亲黄某曾是名镇长,今年初因受贿入狱被判了10年半,一开始,小林接受不了,正读高三的他无心上学,后来通过父亲在狱中写信规劝以及监狱方多次做思想工作,小林终于想通了,回到学校。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