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马副厅长写忏悔书 多次要求纪检提供样本抄写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34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上图为王国长收受的部分赃物。

    下图为在监狱服刑的王国长。(图片由福建省纪委提供)

      思想“污染”,人生“雾霾”

      ——福建省环保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王国长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人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重视我们生活的环境,各级政府也为环保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支持。不再是清水衙门的环保系统却出现了一系列严重违纪问题。环保系统内如果没青山绿水,建设美丽中国更无从谈起。作为福建省环保厅副厅长的王国长,本应尽心竭力,顺应群众心愿,守护一方蓝天碧水,但是,他因为思想上已经“污染”,背弃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有信念和宗旨,无视纪律规矩,执意走进自己营造的“雾霾”人生。

      不平衡心理,造成他思想滑坡

      他也曾遵规守纪,工作勤勉,年年优秀。可怕的是思想被欲望“污染”,没了底线,即便在写忏悔书时,还多次请求执纪人员提供别人的样本供他抄写。

      王国长出生在工人家庭,儿时生活贫困,当过下乡知青, 1977年考上大学。1984年调到福建省环保局工作。30年来,他曾因工作认真负责,积极肯干,得到组织的认可,连续8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2007年8月被提拔为省环保局副局长。两年后,省环保局改为环保厅,他被任命为省环保厅副厅长。

      假如,他能一如既往珍惜岗位,守住一名党员领导干部的底线,应该有更大的作为,必定成为亲朋好友和单位的骄傲。可是,他没有,尤其没有守住共产党员应有的初心。

      正如他在忏悔书里所写:平时耳闻目睹一些机关干部,职务比自己低,工资收入比自己少,而穿戴却比自己好,生活过得有声有色;在与企业老板来往中感觉,这些人文化水平都不高,也没什么本事和能力,但赚的钱远远超过自己,日子过得十分精彩,觉得自己样样都不如人,生活太单调。

      比,是人们的一种习惯心理。问题的关键在于比较的参照系不能选错,一旦在“和谁比”、“比什么”上发生了错误,势必是非不辨、美丑不分。作为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如果攀比的不是奉献,不是工作,而是享乐和对金钱的占有,那么,他就已经站在错误的跑道上了。

      思想一旦滑坡,他将有何作为就成了必然——开始玩 “两面人”的把戏。

      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他说:“我平时不重视学习政治、法律和党内廉洁自律有关规定,在廉政上出现‘两张皮’,对别人严、对自己宽,在所分管的处和单位会议上要求加强廉政建设,而自己做的又是另一套,嘴巴讲重要,实际上无所谓。”

      据执纪人员介绍,在单位组织开展警示教育之时,王国长经常以工作忙为由不参加。在每年底召开的民主生活会上,对自己的问题从来不进行深刻剖析,年年讲得都一样,基本上是“理论学习不深不透,有时碍于情面收土特产这些不痛不痒”等问题。

      此后,随着年龄变大,他愈发着急起来。他在忏悔书里说,想想自己已经接近退休年龄,仕途上再上台阶已不可能,更加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渐渐出现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想法,就想有机会多捞些钱,退休后日子过得好些。

      当官发财当两道!他全然忘记,人民赋予的权力是用来为人民谋福利的,而不是谋取私利的工具。他更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党员,党员是有着特殊政治使命、受到严格组织约束的公民,入了党就意味着主动放弃一部分普通公民享有的权利和自由。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写忏悔书的过程中,他多次请求执纪人员提供别人的样本供他抄写。

      侥幸心理,他在表面的谨小慎微中逾越纪律底线

      所收受名烟名酒用不完,王国长自己拿到远离单位和家的礼品回收站去变卖。十八大以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收受钱物。

      他以前的同事介绍,在平常的工作中王国长也算为人谦和,行事低调。刚开始,他也对纪律和规矩有所畏惧。据他自己交代,收了钱物之后,他也是心里惴惴不安,想办法掩人耳目。自2000年开始,他即用其哥哥的名字先后开设3个银行账户,专门用来管理其违规经商办企业收益及大部分受贿所得。他所收受名烟名酒用不完,自己拿到远离单位和家的礼品回收站去变卖。

      他一方面谨小慎微,一方面且行且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甚至认为收钱也出不了大问题,其他人都这样做,是人情往来。

      但“苍蝇”有灵敏的嗅觉,此时,在王国长身边,一个叫翁某的“小弟”出现了。翁某曾为环保系统的干部,后辞职下海经商。据执纪人员介绍,翁某脑子灵活,善处关系,与时任省环保局开发监督处处长王国长熟络后,以王国长的“小弟”自称,对王国长毕恭毕敬,鞍前马后小心伺候,经常与王国长在一起吃吃喝喝,并给予其小恩小惠。而王国长对这个“小弟”也是关爱有加,“投桃报李”。

      有了“大哥”的信任和“照顾”,翁某可谓是如鱼得水,生意十分红火。他在投标时,必先亮明身份——王国长是我“大哥”。招标单位往往因此特殊关照。如遇困难,“大哥”便伸出援助之手。两人合作默契,实现了“互利共赢”。多年来,王国长共收受翁某多笔财物。

      后来,王国长不再满足于收受财物,在他监管的某企业负责人的“指导”下,直接投资企业,获取高额回报。

      2006年,该企业主曾多次要求王国长投资他的企业。起初,他是拒绝的,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王国长的思想防线崩塌。最终,他答应了企业主投资的请求,两次投了40万元,每年回报率都在50%以上。2007年至案发时,王国长共获利120多万元。

      “当时我也觉得这样的回报率不正常,但又觉得我有投资,不是吃干股,而且是以我妻子名义投资,应该没问题。”在被组织审查期间,王国长如是说。

      虽然他表面上谨小慎微,但是十八大以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收受钱物。如在2013年,他多次在闽西宾馆、办公室等场所收受企业主肖某所送的现金和购物卡。

      执纪人员分析,他之所以胆子变得如此之大,除了贪婪和侥幸心理作祟以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党员意识、纪律意识差,中央及省里有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的文件不看、不学、不懂,收受钱物已麻木。

      王国长成为一个彻底的拜金主义者,达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他任职期间,多次接受企业请托,在废物处置审批和监管、介绍环评业务、专项资金申报以及环境执法等方面为企业提供帮助,借节庆、乔迁以及红白喜事之机,大肆收受企业财物。

      负隅顽抗心理,对抗组织审查

      听说翁某被调查,他开始四处游走,违反政治纪律,与相关人员串供,订立攻守同盟。此外,他还违反组织纪律、生活纪律。

      2013年3月,王国长慌了手脚,他听说企业主翁某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了。如果此时他能找组织交代问题,还算是迷途知返,但是,他选择了对抗组织审查。

      忐忑不安的王国长先到翁某的公司退还了收受的寿山石,然后到厦门某环保公司退还了收受的照相器材。

      随后,王国长又将历年收受的购物卡333张及用来储存违纪所得的其哥哥名下的银行存折3本,以行贿人李俊彪名字开户的建行存折1本,转移到其哥哥处。

      当他得知另一重要涉案人也被组织审查时,王国长更是变本加厉,违反政治纪律,四处游走,或与相关人员串供、订立攻守同盟,或退还收受的钱物,企图掩盖自己的问题。

      据执纪人员介绍,王国长到案后,抗拒心理、侥幸心理重,知道组织要他交代与翁某经济往来问题时,仍企图蒙混过关。

      然而,他的小伎俩和侥幸不过是负隅顽抗。最终,在扎实的证据面前,他不得不如实交代了自己的问题。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