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马官员曾将企业当“提款机” 要求打造庄园供养老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34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江苏省盱眙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花纯艳将涉农企业当成“提款机”,不管是日常消费,还是旅游开支,都要求企业买单;与亲属违规成立私人公司,以开发荒山为由,幕后操纵套取惠农资金;处心积虑制定养老计划,要求企业主出资打造山顶庄园,供其“安享晚年”,最终群众的一封举报信让其美梦破灭。

      新年上班第一天,江苏省淮安市召开全市正处级以上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通报了盱眙县原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花纯艳贪腐案。

      据了解,花纯艳在先后担任盱眙县副县长,盱眙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12年间,利用分管农业的职务便利,贪污惠农资金127万元,收受贿赂140余万元,并让企业老板为其打造了一座山顶庄园用于养老。

      难敌诱惑,把涉农企业当成“提款机”

      2002年,42岁的花纯艳出任盱眙县副县长并分管农业,掌管着该县国家丘陵山区开发、农村道路建设、省市扶贫项目等惠农资金的审批和拨付大权。

      当地人评价,花纯艳是个“能人”。他在分管农业伊始,为盱眙的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比如,在他的扶持下,短短五年间,当地的玉泉山发展成为省内著名观光景点,景色宜人、游人如织,而且瓜果采摘、水上漂流等配套产业做得非常红火,成为盱眙县的纳税“大户”。

      盱眙县的一些涉农企业也在花纯艳的扶持下逐渐发展壮大,他因此受到一些企业主的追捧,成为“围猎”目标。从收受一条烟一瓶酒,到冬虫夏草等名贵补品,再到上万元的现金,花纯艳难抵诱惑,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后来,他的胃口越来越大,发展到主动要求涉农企业和下属单位报销其少则数万元、多则数十万元的个人消费开支。从报销名目可以看出,不管是个人接待,还是日常消费、旅游开支,甚至是送给孙子的婴儿车、给家人买的金银首饰等,他都要求企业买单,完全把这些涉农企业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

      虚报冒领,与亲属成立私人公司套取涉农资金

      2008年,花纯艳担任盱眙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外人看来,花纯艳似乎“地位更高”了,但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离开副县长职位后,花纯艳将无法再分管农业,这就意味着他将失去那些“提款机”。

      为此,花纯艳以经验丰富、成绩突出为由向县委领导申请继续分管农业。由于其以往分管农业工作成绩突出,上级领导同意了花纯艳的请求,使他成为全国罕见的分管农业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在重掌农业大权后,花纯艳倍加“珍惜”手中的权力。他不满足于从涉农企业那里获得“好处”,又打起了开发荒山从而套取惠农资金的主意。

      同年,花纯艳与四个妹妹合伙成立了石顶山农业观光公司,为避人耳目,由花纯艳的大妹夫戴某(已另案处理)担任法人代表,花纯艳担任幕后操控人。他深知按照省、市对荒山开发的要求,前期必须达到三通一平(通路、通水、通电、平路),并经验收合格,才能用以奖代补的形式拨付丘陵山区开发资金,而这些前期投入都需要自己解决。于是,花纯艳绞尽脑汁,先后协调县交通、水务、供电等部门,以虚列项目、自批自报等方式,先后骗取农村道路资金50万元修山路,再以省丘陵山区开发工程名义骗取15万元资金用于打井、通电。最终,花纯艳的石顶山项目通过验收,获得了42万元丘陵山区开发资金。

      然而,日渐贪婪的花纯艳还是不满足。2013年底,花纯艳发现盱眙县委农工部脱贫攻坚项目资金账户上剩余20万元,便想占为己有。他先要求农工部把这笔资金转到农业开发局,再安排他的大妹夫戴某以“东湖蔬菜种植园”项目名义申报成功后,将20万元拨给石顶山观光公司,戴某取现后全部打到了花纯艳妻子的账户上。至此,花纯艳巧妙地骗取了国家涉农资金127万元。

      欲壑难填,向扶持企业索取建设资金

      2013年,花纯艳因工作作风问题被省委巡视组约谈后萌生退意,想提早“安全着陆”。这时,他又处心积虑地制定了一个养老计划。

      经过5年打造的石顶山,观光旅游业虽然没有做起来,但此处位置绝佳、风景宜人,花纯艳想在此为自己打造一座山顶庄园颐养天年。从哪找钱建庄园呢?他想起当地一名涉农企业主吴某。吴某是当地家禽养殖大户,通过花纯艳的“帮助”,获得近千万元企业脱贫攻坚资金、农业产业化资金等,并先后“孝敬”花纯艳26万元现金。面对花纯艳的养老计划,吴某虽然心存不满,但考虑到花纯艳对他的“帮助”,还是应承了下来。

      花纯艳把这座山顶庄园当成自己归隐山林的乐土,因此格外上心。工程由其亲自设计修改,工期由其亲自跟踪监督。但在庄园的资金来源问题上,花纯艳深知一旦暴露,将难逃党纪国法的惩处。于是他反复叮嘱,要求吴某将庄园建设资金列入企业账册。

      然而,花纯艳的山顶庄园还未建好,群众的一封举报信让其“美梦”破灭了。接到举报后,淮安市纪委在梳理盱眙县近两年下拨的农业奖补资金中发现端倪,花纯艳违纪行为浮出水面。2015年8月,花纯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目前,该案仍处于起诉阶段。(刘然)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