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级领导视察不愿陪同 官员:他的位子本来是我的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43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人生百年,似长实短,决定性的时刻往往就那么几瞬。那时的抉择,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可过后回忆,才发觉之后的人生已截然不同。

      人生百态,尽在这些抉择中。面对挫折,有人心灰意冷、一蹶不振,也有人迎难而上、愈挫愈勇;面对诱惑,有人贪财恋权、违纪违法,也有人襟怀坦荡、百炼成钢……当这样的抉择时刻来临时,何以自处、作何选择,是党员干部的人生必答题。

      在这样的必答题面前,宜昌市原市长助理、三峡坝区工委党委原书记王松华一败涂地。当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时,他迷失自我,严重违纪,一错再错——

      仕途受挫,他不能泰然处之,反而心理失衡、自暴自弃;诱惑当前,他不能坚守原则,反而欲迷心窍、大肆敛财;面对权力,他不能廉洁用权,反而独断专行、“任性”妄为;组织审查,他不能正视错误,反而铤而走险、对抗审查。

      王松华的人生,就在这一个个错误的选择中彻底崩盘。

      1 仕途受挫,他不能泰然处之,反而心理失衡、自暴自弃

      王松华心高气傲,刚愎自用,善处顺境,而不能居逆境。

      一帆风顺时,他如鱼得水、意气风发,然而一遇挫折,便心灰意冷、怨天尤人。他人生的三次受挫,均在仕途,结果一挫气泄、再挫失衡、三挫自弃,说到底还是他自己党性不坚、修养不够。

      枝江,是王松华仕途的重要一站。担任枝江市委书记期间,王松华起早贪黑,展现出过人的能力。调查人员告诉记者,枝江市能位居湖北省“十强县”之列,王松华立下汗马功劳。以江汉大道的修建为例,当年修建的时候,规划比较保守,唯有王松华力排众议,决定拓宽车道,引来非议一片。然而,几年过去,枝江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再回看这条路,人们都认为王松华有眼光,更有甚者,认为该路应该再修宽一些。

      枝江成就了王松华,正是凭着在枝江任职时期的政绩,王松华被提拔为副厅级干部。但某种程度上说,又是枝江“毁了”王松华,也正是在枝江时期,王松华性格中的负面因素被不断放大,长时间的唯我独尊,让他养成了独断专行、骄傲跋扈、自以为是的作风,这为他日后的严重违纪埋下了伏笔。

      2006年,王松华迎来了人生中的十字路口。当时,正值市县换届,踌躇满志的他满心以为能“更进一步”,不料却与宜昌市委常委的职务失之交臂。

      这样的挫折,本是一个契机。如果泰然处之,反躬自省,人生未尝不能有所精进。然而,王松华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他认为组织不公,怨天尤人。即便是2007年初,组织提拔其为宜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副厅级),他依然精神萎靡,公开宣称“不想来这里”。

      而在这之后,尽管王松华多方“运作”,但又与两次“进步”机会擦肩而过。连续三次受挫,对他打击严重,让他心理彻底失衡,从此一蹶不振。

      “我当时像疯了一样。”王松华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有一次,宜昌市某市领导到开发区视察工作,本应出面接待的他坚决不去,并愤愤不平地说:“我去陪他干嘛?!他的位子本来应该是我的!!”

      在接受组织审查期间,王松华追悔莫及地说:“当时没有认真吸取教训,而是把思想转到了消极对待的态度上。心态完全扭曲,思想偏离了正确的轨道。”

      仕途失意,让他开始在经济上寻求“补偿”。自此之后,他干事的劲头越来越小,收钱的胆子却越来越大,人生彻底走进岔路。

      2 诱惑当前,他不能坚守原则,反而欲迷心窍、大肆敛财

      为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王松华曾经找来一名老板帮忙“打点”,结果并没起到什么作用。事后,他找到这名老板抱怨说:当不了官,干脆辞职下海算了,就是没啥钱。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该老板听后,主动奉上一笔钱。王松华没有拒绝。

      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王松华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尤其是仕途受挫后,他对金钱的渴求几乎达到一种疯狂的地步,他想方设法“捞钱”,帮人办事要收钱,不办事也要收钱,大钱不拒绝,小钱不放过。据调查,其收受的单笔百万元以上的贿赂就有四次之多。

      王松华好打麻将,且输赢颇大。老板们得知他这种爱好后,经常投其所好,虽然王松华“牌技”高超,赢多输少,但难免有时手气不佳。于是,每次打牌前,都有老板拿一些“垫底费”给他,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王松华欣然笑纳。

      王松华自我评价“恋财不知财”,但内心深处从未停止过对金钱的渴求,甚至发展为主动索贿。他与枝江一公司老总熟识,该公司老总逢年过节都给他送红包。王松华并不满足,调任宜昌开发区后,暗示该公司老总:“听说你炒股还可以啊,还到处给别人借钱,跟我‘弹点花’啦(指分点钱)。”该公司老总心领神会,向他奉上170余万元。

      到后来,王松华收钱已收到麻木。有一次,他在清理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一个袋子,里面除了两条烟之外,还有20万元现金,可他回忆半天,居然没记起来是谁送的。

      “我到现在都没想通,我要这么多钱干嘛。”落马后,王松华忏悔说。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王松华的家庭收入稳定,既有联排别墅居住,也有私家车出行,生活早已步入小康,亲戚的生活条件甚至比他都好,他收钱没有具体的目的,也没有什么具体打算。在他那里,钱只是一种符号。

      3 面对权力,他不能贯彻民主集中制,反而独断专行、“任性”妄为

      王松华是个“官迷”,视权力为自己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破坏民主集中制,严重违反组织纪律。

      他在枝江市任职期间,就已经开始大权独揽,说一不二。一次,他在视察时了解到,一家房地产公司要在枝江城区唯一的公园旁开发房地产项目,他当即叫停。该公司老板毛某为了推进项目,和他拉关系、套近乎,多次“打点”。尝到甜头的王松华,居然自食其言,又准备批准该项目。这个决定遭到了其他班子成员的反对,但王松华违反组织纪律,强行通过了该项目。

      离开枝江后,王松华愈发独断专行、刚愎自用。他无视民主集中制,大事小事基本都是一个人说了算。

      宜昌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同事们,至今记得王松华的“鲜明个性”。班子开会讨论事情,他把议题一说,就开始闭眼睡觉。众人都以为他睡着了,可讨论时,说的意见不符合他的想法,他鼾声如雷;一定要等到说的意见符合他的心意时,他才睁开眼,表示“民主嘛,还是要集中的,最后我来集中一下”。

      调查人员告诉记者,王松华跋扈惯了,后来发展到即便是上级的命令,只要不符合他的心意,他也根本不听。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