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一村办公房被指工程款超标 村民实名举报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45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举报人韩先生称,村委会办公用房工程款超标 摄/记者 黑克

      11月26日,平谷区大兴庄镇大兴庄村的一名村民致电《法制晚报》,实名举报前任村支书在新的村委会办公房工程建设中,工程款超标数十万元。

      前任女支书崔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承认自己在村委会办公房建设过程中存在过错,并因此受到处分。

      村民举报 新建村委会工程款超标数十万元

      11月26日,平谷区大兴庄镇大兴庄村村民韩先生致电法晚新闻热线称,村里原支书在新建村委会工程中,存在工程款严重超标问题。

      韩先生说,2011年4月,村里召开了村民代表大会,商讨新建大兴庄村村委会工程,“村民代表同意了新建村委会工程,该工程的预算为105万元,包工包料,该工程在2012年5月份通过监理验收。”

      韩先生说,工程通过验收后,有村民对村委会的房屋进行了估算,“按照合同约定,建筑面积423平方米,每平方米造价为2000多元,本地村民建造类似的房屋,包工包料的价格目前每平方米也不足1500元,这与当地建设的工程承包价格严重不符。”

      村民对此进行了举报。

      “上级部门来调查后,发现在工程承包合同中,还附加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是附加工程,这一增加就是35万多元。”韩先生说,这一无意中的发现,震惊了村民,“原先的工程价格为105万,增加了35万元之后,变成了总价140万元,每平方米的单价直接变为3000元。”

      实地调查 新建村委会屋内返潮起皮

      11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新建的平谷区大兴庄镇大兴庄村委会。记者看到,大院内的围墙都有经过粉刷的痕迹,地面也经过了硬化,比较整洁。北侧的房屋为砖混结构,上面覆盖着楼板,而南侧的一排房子则是彩钢板屋顶。举报者韩先生说,这个大院内,除了原先镇里帮忙建的村民活动室及一个卫生间外,其他房屋均为村里新建。

      记者走了一圈发现,村委会的多个房屋内墙面已经起皮剥落,还有一间长毛发霉。韩先生称,这是施工方没有深挖地基造成的,“要是地基挖得深,就不会这样返潮,刚使用两三年的村委会墙面也不会变成这样。”

      工程款多35万元 公章看不清

      记者看到了举报者韩先生拿来的村委会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发包方为大兴庄村村委会,承包方为北京一家装饰公司,工程概况中约定,新建大兴庄村村委会工程的建筑面积为423平方米,承包方负责工程所需的全部建筑材料、构配件、设备等物资的供应,承包方必须严格按照施工图纸和国家颁布的有关规范施工。

      在这份简单的合同后面,附有一张“新建大兴庄村委会附加工程明细表”,简单列出了“西院路面600㎡×60元=36000元,东院路面550㎡×110元=60500元……合计352500元”等字样。合同的落款为装饰公司的名字,在352500元的数目处盖有一个无法辨识的公章。

      举报者韩先生说,后面附加的这个“35万多元工程款”,引起了村民不满,“本来大家就认为工程价格过高进行了举报,没想到最后的工程增项上面,竟然没有任何人签字,没有公示,只是这么一张纸,我们村里就要多支付几十万元,这里面肯定存在猫腻,原村支书崔国春难辞其咎。”

      记者追访 原村主任称受了支书的连累

      随后,记者找到了原村主任罗江,他现在仍在村内任职,但已经不是村主任。罗先生说,崔国春当支书的时候,他是村主任。“那个总价105万元的合同上面,我作为村里的法人代表签了字,那张35万多元的增项合同上面,我没有签字。”

      罗先生说,他知道新建村委会工程增加了35万多元一事,“那是村支书崔国春和建设方商量好价格之后,直接告诉我的。由于施工方经常来我这里诉苦,说是不赚钱,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就是没有签字。”罗先生说,他也是一个受害者,“因为这件事,支书被纪委调查后,受到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我也在新一届村主任选举中落选。”

      对于原支书受到了纪委宣布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一事,记者看到了村民提供的当天视频,在村民代表及党员会上,一名镇里的调查人员当场宣布,在村委会建设工程中,因为对崔国春没有对增项工程进行公示表决,所以对其进行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被举报者承认工作确实有失误

      前任支书、被举报者崔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新的村委会工程实际建筑面积为600㎡,工程总价为140万元,这么算下来每平方米的建设价格为2000多元,加上施工方还有一些路面硬化、墙面粉刷等,实际价格没有村民举报的每平方米3000元那么高。

      “后面的工程增项为35万多元,没有开村民代表会进行表决,确实是我的工作出现了失误。”崔女士说,前几年上级有关部门对这种事情管得并没有那么严,自己就没有进行必要的开会表决程序,“因为这个事,上级对我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一次,新一届的村委会领导选举也没有让我参加。”

      对于此事,记者拨打大兴庄镇纪委书记尹伯君的电话,他一听说记者要对大兴庄村委会建设一事进行采访后,立即将电话挂断,不再接听。

      前任村支书因此事遭党内严重警告,为何韩先生还执着于举报呢?韩先生解释说,前任村支书虽然受到处分,但关于后补的35万多元一事并未查清,而且上级对建设村委会办公用房到底该花多少钱,未有明确定论,因此他才继续举报,希望查清35万元的事情。

      记者今天上午继续拨打平谷区大兴庄镇纪委书记尹伯君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文/记者 董振杰)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