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年来广东清远7名教育局长或副局长落马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53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近日,清远纪委官微转发了《广东纪检监察》对清远基层教育局长腐败频发的长篇剖析,揭示出清远教育系统教育局长腐败案件呈易发多发之势,2010年以来,清远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了7名教育局长或副局长,其中“一把手”5人,副局长2人。

      清远2010年以来查处的7名教育系统局长:

      清城区教育局原局长

      谢建强

      清新区教育局原局长

      薛卫机

      英德市教育局原局长

      赖来新

      英德市教育局原局长

      陈汉明

      阳山县教育局原局长

      黄志涛

      阳山县教育局原副局长毛光明

      佛冈县教育局原副局长朱荣军

      局座平均作案数约35次

      据清远纪委透露,5年来7名局座落马,作案主要集中在校服、教材和教学设备采购,基建工程等环节。7名教育局长平均作案数约35次,最多分别达到80多次和70多次;最少的分别是1次和19次。涉案金额平均为135.3万元。其中,最多达到538万元,最少是10万元。

      7宗教育局长腐败案件中,窝案串案有5宗,占总数的71.4%。如赖来新因收受校服供应商的贿赂被调查后,有98名收取校服供应商“劳务费”的校长主动投案自首。

      7名落马局长集中在中小学校的校服、教材、教辅资料和教学设备采购方面收受“回扣”。商家纷纷以“回扣款”开道,拉拢腐蚀教育部门有话事权的人。如校服供应商洪某某为抢占有15万中小学生的英德校服市场,分14次送给赖来新17.5万元;洪的主要竞争对手黄某也不甘示弱,分6次向赖行贿12万元。陈汉明在英德教育系统会议上,公开要求各学校必须到郑某某的书店购买教材和教辅资料,事后按照10%提成,分7次收受“回扣”200万元。

      “巧取”权钱色交易

      从落马的这几个局长可窥权钱交易手段日趋隐蔽,从“豪夺”向“巧取”转变趋势明显。黄志涛在庭审回答公诉人问“三个行贿人给你送钱时说了什么?为什么要送钱给你?”时称,三人都是逢年过节送钱,他们都是说“过节吃个饭”之类的寒暄话,“送的钱都是现金。”

      陈汉明收受的部分贿赂款中,有10多万元是少数乡镇校长以及局机关中层干部以“红包”名义所送“买官”钱,他们买官后又利用权力大肆受贿。陈汉明从副局长“转正”后,受身边一批“有钱阶层”的影响,底线失守,与英德一小学教师徐某某发展成情人关系后,马上将其提拔为副科级的副校长。陈汉明在包养徐的同时,还与多名女性教学设备代理商保持不正当关系。

      四大

      高危领域

      校服

      校服“绊倒”教育局长

      2008年年初,赖来新因收取校服供应商贿款问题,被举报到英德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英德市检察院反贪局迅速找到服装提供商,两名服装供应商交代了向赖来新行贿的情况。2008年7月,英德市检察院将调查的初步情况反映到英德市教育局,希望涉案校长投案自首。随后,教育局将全市中小学划分为5片,分片将辖区各中小学校长叫到一所指定学校,向他们传达了检察院的要求:希望校长们在20天内到市检察院反贪局反映情况。在随后的两周内,上百名中小学校长向反贪局交代问题。2008年4月16日,英德市教育局长赖来新被刑拘。

      赖来新1974年8月参加工作。2001年8月开始担任英德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到案发时,已担任教育局长八年,曾获得“全国招生工作先进个人”、“清远市模范教育工作者”等荣誉称号。赖来新夫妇都是科级干部,2007年还被评为“英德市模范廉洁夫妻”。

      基建

      “校长饭局”决定基建承包

      为使教育“创强”硬件达标,各级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加大,运动场、教学楼、实验楼、学生宿舍楼等投资从几十万元到几千万元不等。有的教育局长利用项目“话事权”,为他人承揽工程提供帮助并收受好处。薛卫机为使清新区教育系统的多项工程“顺利”给其姐夫刘某某承建,利用职务之便,将工程“化整为零”或以其他方式规避招标,收受贿赂224万元。阳山县教育局原正、副局长黄志涛、毛光明,以弥补局日常经费不足为由,安排局基建财务股以“购置费、维修费”的名义套取“三税附加”资金269.5万元用于县教育局产生的餐费、住宿费、车辆维修费以及节日慰问支出等项目开支。

      黄志涛与毛光明不但个人收受贿赂、红包款上百万元,还以单位名义收受贿赂两百多万元。黄志涛、毛光明在教育局任职的5年多时间里,明目张胆地带着老板或者应邀参与老板组织的“校长饭局”,多次在教育局办公室、路边的私家车里,收取学校设备供应商、基建工程老板、县外中职(技工)学校招生人员以及全县各中小学校长的好处费和节日红包共120多万元。

      教材

      书商给的“土特产”都是钱

      赖来新被检察机关隔离审查后,陈汉明便上任英德市教育局局长主持工作。陈汉明就任后向媒体记者表示,“8小时之外就是个人空间了”、“不单是上级监督,也应置身于班子、学校和群众之中,让他们监督。”话音未落,2013年5月,陈汉明因违纪被清远市纪委带走调查。2013年11月,清远市人民检察院通报,陈汉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贿赂,其行为涉嫌构成受贿罪。据通报,陈汉明收受书商郑某某的回扣款,每次郑都是将装有巨款的黑色塑料袋以“土特产”的名义送给陈汉明。

      饭堂

      65万元卖了一个饭堂承包权

      据媒体报道, 2007年11月,食堂承包商谭某得知薛卫机担任清新一中校长后,直接上门暗示如将学校食堂承包给他即会送钱。薛卫机最后使谭某的公司中标。谭某承包食堂后,送给薛卫机65万元。

      薛卫机为掩藏其受贿行为,指使其姐夫刘某某将赃款存到以刘的名义开设的银行账户中,然后再将银行卡“借”给薛卫机。

      教育局长为何纷纷落马

      纪委总结:

      信念丧失、权力失范、制约不力

      清远纪委总结为信念丧失、权力失范、制约不力。一是个人权威远超制度权威。7名基层教育局长多是在教育系统“摸爬滚打”多年后提拔起来的,平时一言九鼎,个人权威远超制度权威。

      二是教育系统的权力运行不透明。教育系统的业务独立性较强,县级纪检监察机关对其监督检查比较少,较难发现问题,但同体监督和“下级监督上级”的弊端,导致监督无力。

      三是教育局长的自由裁量权过大。教育局长对决策权、执法权、审批权、监管权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他们信念不坚,受到金钱、利益的驱使,便如脱缰之马,失去控制。

      四是教育局长的权力边界比较模糊。教育局长在重大问题集体决策、人财物管理、权力限制等方面,没有明确的规定,界线模糊,导致他们干预过多、过细、过深,为权力寻租提供了较大的空间。

      监督机关如何见招拆招

      纪委建议:

      建立预警举报制度铲除腐败土壤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