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浙江温州人防系统腐败窝案:“离奇”如电影情节
  • 发布时间:2018-09-16 16:57 | 作者:采集侠 | 来源:网络整理 | 浏览:
  •   “清水衙门”为何频出“离奇”贪腐案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浙江省温州市人防系统腐败窝案引发社会关注,“清水衙门”贪腐再度成为热议话题。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坚持反腐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一系列“清水衙门”腐败浮出水面,这既反映反腐的成绩,也表明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只有让反腐劲风吹进“衙门”的每一个角落,才能真正消除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

      一如电影中的情节:

      一封匿名信摆在了检察官的桌子上,被举报的是浙江省温州市人防办的一名女处长。检察官开始进行外围调查,但结果令人意外,女处长没有问题,众多线索反而指向了她的同事、温州市人防办指挥通信处副处长姜建平。

      姜建平落马后,温州人防办从市一级到县一级接二连三被查出腐败窝案,“一查就是一窝,一查就是一串”。截至目前,温州市检察机关已查办涉案人员16人。

      在诸多政府部门中,人防办并不为普通群众所熟知,在人们的印象中属于“清水衙门”,但就是这样的“清水衙门”,竟然也发生腐败窝案,着实令人胆战心惊。

      “人防系统”腐败窝案16人落马

      找姜建平办事,要知道他的习惯才能办成,不然跑再多的路也白搭。

      他的习惯是,下午四五点去找他,他才会和你谈工作。谈到晚饭时间,自然要请他吃饭,饭后还要请他去KTV唱歌,边玩边谈才可能把事办成。

      有求于他的人防设备企业和房地产商,为能办成事,都会自觉地默守这一“规矩”。

      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检察院反渎局检察官传唤姜建平之初,他并不配合。不过,当办案检察官把前期调查获得的一份份证据摆在他面前之后,他才开始供述。

      当地有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名为“山水居”,由温州城市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项目的人防工程设计由温州市人防办审批,并报给温州市人防办驻审批中心窗口。

      2003年9月20日,温州市人防办驻审批中心窗口工作人员王正干明知“山水居”项目存在防空地下室不符合易地建设条件、设计修建的人防面积不足等问题,仍违反规定出具了方案设计审核意见。

      据姜建平供述,他时任温州市人防办工程处副处长(主持工作),在履行审核“山水居”项目人防易地建设费职责时,未认真核实该项目应建而未建的人防面积,明知收费标准有误,仍作出对“山水居”项目以每平方米15元标准收缴55600平方米人防易地建设费及滞纳金共计1806777元的审核意见。

      经查,“山水居”项目人防工程应建面积达16491.89平方米,而经人防部门竣工验收的已建人防工程面积仅9759平方米,应缴而至今未缴的人防易地建设费达11409163元。

      此外,2006年至2011年期间,姜建平利用审核、验收其他民用建筑人防工程等职务便利,还多次收受其他房地产开发公司、人防设备代理商所送财物和好处费共计63604.98元。

      随着姜建平的落马以及人防设备企业和一些房地产商的到案,腐败案件线索越来越多,并已明确指向温州市人防办原副主任吴坚正。

      2015年1月31日,检察机关决定对吴坚正立案侦查。

      经查,2009年1月至2014年间,吴坚正在担任温州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市民防局副局长期间,利用负责人防工程建设与审批、行政执法等职务便利,先后为浙江正高人防设备有限公司在扩大知名度和资质年审等方面提供帮助和支持,且应浙江正高人防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仇某等人的要求,通过出台文件帮助该公司和李某某、包某某等人提高人防器材的市场占有率,变相达到垄断温州人防设备市场的目的。

      2015年9月22日,吴坚正涉嫌受贿一案在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院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吴坚正之后,检察机关顺藤摸瓜,查处了当地人防系统从市一级到县一级的系列受贿、滥用职权案,截至目前,共计16人落马。

      一位办案检察官表示,这次查处温州市人防系统系列受贿、滥用职权案件引人注目,关键在于一查就是一窝、一查就是一串,每个案件虽然作案手法不一,但有一点是相通的,都集中表现在利用职权违法办事、收取贿赂,重点表现在审批验收、改变地下防空设计功能、以缓缴名义少缴人防费用、擅自改变收费计算标准等形式。

      “清水衙门”腐败令人拍案惊奇

      在人防系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违纪案更令人震惊,涉案金额近1100万元。

      2013年6月,61岁的朱信义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的位置上卸任。正当他准备享受早已“规划”好的、安逸的退休生活时,一份离任审计报告让他的“美梦”戛然而止。

      根据审计部门提供的线索,2014年1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对朱信义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

      在快要退出领导岗位的几年里,朱信义感到自己辛苦了一辈子,一旦退休,说话没人听、办事没人帮,于是就想趁在位的时候多搞些钱。

      2008年,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一个大型小区在没有办理人防工程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提前开工建设。公司总经理石某通过中间人多次找朱信义,顺利将此事“摆平”。

      为了表示感谢,石某同意朱信义以融资借款的名义向自己公司财务打入30万元,按20%的年利率计算,最后朱信义获利35.58万元。

      朱信义感到,这种方式获利既多又快还隐蔽,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如,在房地产公司业主丁某公司入股20.98万元,以股金分红的名义获利61.7万余元;参加工程建设商王某公司集资156.15万元,按15%的利率获利42.5万元;借款给个体人员白某70万元,按20%的利率获利14万元。

      这些公司业主和个人有的是为在人防工程审批、执法监督环节得到朱信义的照顾,有的是不敢得罪朱信义而被动接受投资。

      人防工程建设商王某就坦言:我公司账目上闲钱很多,接受朱信义的投资就是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给他白白送钱,大家面子上都好说。

      就这样,朱信义通过入股、集资、给关系人借款等方式,收受高额利率分红和利息共计人民币211.2万元。除了贪污公款、索贿受贿外,朱信义还有巨额财产无法说明具体来源,涉案金额近1100余万元。

      近年来,除了人防系统,在一些被认为是“清水衙门”的行业和单位,时常曝出腐败丑闻。

      时下中国最热的词之一是“打老虎”,但一名落马领导干部的身份着实让人惊奇:他就是动物园里管老虎的副园长肖绍祥。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